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林梦驹

這世間沒有任何人值得愛

 
 
 

日志

 
 

从禁止红色后转向灯看荒谬的中欧澳法规与文化  

2012-05-29 15:27:1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禁止红色后转向灯看荒谬的中欧澳法规与文化  


 
  我一直以为,无论人的个体行为是如何的,但就一个国家和政府的行为来看,必将是理性的,否则就不能或没有资格成为一个国家和政府。但是欧洲和澳大利亚法律法规规定“车的后转向灯不许是红色,一定要是黄色”这一法规实在让人怀疑这些黄头发蓝眼睛的官员是不是吃错药了。“车的后转向灯不许是红色,一定要是黄色”这不知道是不是只在欧洲澳大利亚中国才有,而这一法律法规更从一个侧面反映了我们中、欧、澳的规定乃至文化都是多么的荒谬绝伦!
 
  中国没有自己的机动车技术标准,自1998年起中国颁布的机动车技术标准则是彻彻底底地抄袭欧盟机动车技术标准。俨然间,中国在没有任何征兆的情况下莫名其妙地开始了“欧洲风”。不知道的人可能会说:欧洲和澳大利亚确实比中国发展得好啊,很多法律法规方面都比中国好,食品的安全等方面没问题,实际上中国的食品的安全的方面的法律和监管几乎形同虚设,虽然咱不能完全照搬人家,但是学点人家的东西总比不学好——所以看来我国销售的美国车尾灯按欧规澳规做并非错误。那么,究竟为什么恶心呢?
 
  首先就是欧洲澳大利亚的这一“必须”上,无论如何在欧洲澳大利亚上路的车都必须有黄色的转向灯。这真是天下奇闻,一个国家要求自己的公民守法是强制性的可以理解,但是还没听说哪个国家要求自己的车的后转向灯全都必须是黄的,这样荒谬的事情恐怕只有在中国文化大革命时候老百姓都必须出来跳“忠字舞”才发生过。后转向灯的颜色本身就不太重要,只要灯光以特定频率明显地变化或闪烁就能传递信号,而像这种把一种模式款式以国家法律要求的形式推广出去、市民就得玩命遵守的事情,真没想到会在欧洲澳大利亚这种西方地区发生!推广黄色转向灯的“初衷”有一条是“安全”,我想请问难道红色后转向灯就不安全吗?
 
  当然,最大的乱子出在红色转向灯上,讨论最多的也在这里。
  很多美国红色后转向灯爱好者有很多人对黄色转向灯这个元素颇有微词,我觉得细分析起来还很复杂。被欧盟、澳大利亚强制实施的黄色转向灯确实是汽车设计历史上发展出来一种新元素,后来变流行、再变一手遮天,但它恰恰是美国人发明的。
  但如今,欧洲澳大利亚全部强制黄色转向灯,所以红色转向灯反而成了北美(美国以及加拿大、墨西哥等国)的“特有符号”。近几年随着中国越来越强大,不论军力、经济,中国元素文化,但是,这些方面进步,中国的某些东西却在缺失——盲目反美在不断出现。如果就因为是美国的东西就要遭到排斥,那么中国引进的帕萨特、第8代雅阁等车都是美版造型,你们怎么不要求雅阁改成欧版造型、只引进迈腾不引进帕萨特呢?这显然是矛盾的。国人的可笑、自相矛盾之处就在于一方面成天在羡慕、巴望美国汽车市场,甚至模仿,什么帕萨特、雅阁、现代、本田都要“中美同步上市”“中美版”,一方面机动车标准技术规范法律却是种种盲目反美的无理规定。如果一定要去美国味,那么是不是中国干脆就应该引进日欧版雅阁呢?而且就算是去美国味也不能强制人从事,事实上美国也不是车车都有红色转向灯,总结起来,错就错在你要恨美国东西你去恨,你不能以一种带有强制或者变相强制的方式去捆绑推销。类似的还有电影院放电影,片头广告愿意看的人看,不愿意看的人没有必要看,电影院应该告知得非常清楚“几点是片头广告,几点是正片开始”,这样的强制捆绑推销的荒谬事情,真是令人作呕!
 
  至于强制捆绑推销,我都觉得这个说法很讽刺。
  许多美国车(包括本田CR-V等)是怀档,但到了中国,都变成落地档、中控档,试问原因,答曰“中国消费者不适应坏档。”好一个市场选择论。请问:你中国消费者是不是特别适应皮鞋胶囊、黄曲霉素牛奶?为什么中国消费者没有把皮鞋胶囊、黄曲霉素牛奶从中国市场清理出去?
  美规车后转向灯是红色,中规车则是黄色,答曰“中规的技术标准规范法规要求是黄色。”呵呵,好一个技术标准规范法规论。试问:中国的技术标准规范允许六价铬存在于胶囊中是吗?中国的技术标准规范法规允许在牛奶里添加黄曲霉素是吗?为什么中国市场没有让胶嚢不含六价铬、让牛奶不含黄曲霉素?
 
  当然,这事的重点也不在这里。
  最大的重点在于欧洲、澳大利亚法律以及NHTSA(美国高速公路安全管理局)里的某些受欧洲、澳大利亚煽动的人士、网络五毛党认为红色后转向灯就是在危害交通安全!
  或许上面的问题都不是真正的问题所在,不管上海通用科迈罗是不是因为转向灯改黄色而卖不出去,大不了上海通用科迈罗卖得不好的时候停售就好了,反正上海通用卖得动的车多得是,说不定过几年下一代Camaro发布的时候拿辆美版车在车展、汽车节目、汽车杂志里糊弄一下就可以了,反正车厂商在中国这么干也不是一天两天了,都是深谙此道的,消费者、有关部门都奈何不了,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都省事。反正不卖大黄蜂就不卖呗,卖不动就卖不动呗,上海通用的4S店也把克鲁兹称为“小黄蜂”,尽管那些雪佛兰克鲁兹、景程、赛欧之类的垃圾车型造型不美国,质量更是不美国,把福特蒙迪欧、雪佛兰克鲁兹当成美国车又怎么样,不懂车就不懂车呗,反正中国人拿爱马仕包来炫富、中文里夹英文、喝路易十三像喝白酒一样一顿饭好几瓶、坚决不信“历史”“干部”“电话”之类的词来自日语、用迈(mile英里的音译)和码(yard)表示公里、穿婚纱结婚还要遵从中国民间那一套不知起源何处的风俗等中不中西不西、洋不洋土不土的事情又没少干,也不差这一件。但是,红色转向灯绝对不行,红色转向灯是禁果,红色转向灯是洪水猛兽,红色转向灯就得像郭德纲被蛮横不讲理的北京电视台封杀一样!
  现在的五毛党们的评论几乎无一不提到红色转向灯与交通安全这个问题,某些网络五毛党一听有车后转向灯是红色都惊慌得仿佛爆发了世界大战!车的后转向灯是红色?而且刹车灯还兼作转向灯?那不危害交通安全吗?那还得了?
  对此,某些网络喷子赶紧跳出来进行危机公关,并表明自己“没那么过激,没有强制捆绑推销黄色转向灯”,说“首先,交通事故不会有红色转向灯就发生,也不会因为没有红色转向灯就不发生。而将后转向灯做成黄色,可以避免有人因为认不得红色转向灯而导致某些意外后果。”
  这番危机公关,耍得极其低幼化。因为如果是管理安全生产局的,就会这样说:死人不会因为矿难而发生,也不会因为没有矿难就不发生;所以,矿难可以天天发生,不值得大惊小怪。
  而且一番危机公关的话明显就是自相矛盾的,前面说的意思是红色转向灯不会导致事故发生,后面又说后转向灯做成黄色,避免发生交通意外——但是如果你前面都说了“红色转向灯不会导致交通事故”,那还改成黄色转向灯干什么?前一句和后一句逻辑上明显矛盾么!这些主动进行危机公关的网络五毛党们,自己内部都有矛盾了?
  要我说,改成黄色转向灯能防止发生交通事故的说法更是荒谬,因为我也可以学说“交通事故不会有黄色转向灯就不发生,也不会因为没有黄色转向灯就发生。”!
 
  更有让人匪夷所思的说法,“人们心里不应该老去想、去关注、纠结转向灯颜色的事!”
  可笑了,美国车,美版本来就是红色后转向灯,看了美国街头真车、看了电影,怎么可能不去想?多看点电影、再去美国游俩月,恐怕不认识红色后转向灯的也该认识了吧?让一群人本来就时有就接触有认识还不让人往那里想,这跟让一个饥饿的人坐在一个摆满珍馐美味的桌子旁还不让他产生想吃饭的欲望有什么两样?这样的想法根本就是一种禁欲主义!难道都在想把人培养成苦行僧或者柳下惠吗?再不济,为了阻止人们想红色转向灯,难道美国电影里车辆打转向灯的片段都要删掉吗?国家不允许飙车、不允许改引擎,电影都没删片段或者拒绝引进!
  至于网络五毛们的数据,那你看的时候得琢磨了。“NHTSA里大部分人员支持美国立法禁止红色转向灯”说法实在值得怀疑,诚然,上个实际70年代末、80年代初,确实美规车也兴起过一股黄色后转向灯风。但是并没有强制到每一款车上,也不影响红色转向灯的特别加强型“序列式红色转向灯”的发展——2010福特野马便是序列式红色转向灯,一边三个红尾灯,刹车时同时亮,但打转向灯时则依次亮!有多少多少人不适应红色转向灯的说法,确实不是每一个人全都适应,但是“很多人”就很难说明真假了,百分之多少就更无所谓了,想当年高中的“研究性学习”搞什么调查问卷,什么调查结果都是有水分的,要么是2票比8票说成19票比81票,要么干脆根本就没发放问卷,自己捏造一个出来,自欺欺人的东西而已,还真有人当真了啊?
 
  其实真正错误的不是红色或黄色转向灯怎么了,而是“红色转向灯危害交通安全”这个概念,所谓的“红色转向灯危害交通安全”根本就是欧洲人和澳大利亚人自己臆想出来的一个作用。红色转向灯有错误吗?红色转向灯怎么就应该被禁止了?我就不明白了,为什么在美国就没有“红色转向灯危害交通安全”这一说,而在欧洲、澳大利亚、中国却一定要有这个说法呢?
  我感觉欧洲、澳大利亚禁止红色转向灯的理由简直可笑,因为转向灯为红色就必然影响人对制动信号和转向信号的分辨,这样就会混淆两种信号,然后就不能分辨别人是在踩刹车还是在打转向灯/双闪灯,就会因为误读前车的示意而发生事故。如果按照这个道理,那么美国允许红色转向灯的岂不是在草菅人命?也没看到美国就因为红色转向灯就影响美国的交通安全了啊?人家到现在事故率也没你压的欧洲和澳大利亚高,转向灯是红色就能使人分不清制动信号和转向信号,你听说过这个说法么?在中国,很多公交车、货车的转向灯干脆就是白色的,也没看有人怎么怎么大惊小怪的,更不会有人说“转向灯是白色会跟倒车信号混淆”的。
 
  我想问问砖家们:你路上开车时你前面的车的左边红色尾灯蹦哒,你不减速或靠边避让,还硬说“我觉得他没有打转向灯,我觉得他在间歇踩刹车踏板,车子的右边红色尾灯坏了所以没亮”,你是不是有精神病?要不谁来给我示范一下,踩制动踏板踩得那么有节奏感,能让刹车尾灯闪烁频率跟转向灯一样?能吗?
 
  呵呵,我就纳闷了,同样都是百年老牌产汽车国家,这差距怎么就这么大呢?别跟我说各个国家有各个国家的国情那一套,你告诉我欧洲、澳大利亚国情哪一点不适合红色转向灯?在大洋洲和欧洲的土地上就不让了?在北美洲的土地上就允许?还是说欧洲澳大利亚人种的大脑和眼睛发育程度不允许?还是因为欧洲和澳大利亚人国力比美国落后,所以不允许?这跟交通安全有关系么?说穿了还是盲目反美造成的!而某些人还喜欢把人定义为一种没有任何欲望的动物,我想问问那些五毛党,如果换成你开辆车,而这车的中国版相对于外国版动力下降、内饰和外观都变丑,你敢保证你自己的心一点都“不去想、不去关注、不去纠结”吗?中国和欧洲的所谓传统文化中的某些部分根本上就是压抑人性和违背自然的,而且还是虚伪的,多少人不都是嘴上安全同时还做着危险的事?有人说美国人是如何如何地开放,而欧洲人、中国人是如何如何地保守,于是乎欧洲人中国人就不能采用这种太新潮的灯饰了,孰不知,中国、欧洲那些比红色转向灯危险千万倍的行为都多得是,中国、欧洲那虚伪地所谓保守与含蓄的里面是彻头彻尾的纵欲主义!而且是在禁欲主义长期压抑下几乎变态式的纵欲主义!中国人、欧洲是如此地“保守和含蓄”,但是最早立法强制中央高位独立刹车灯却是美国发起的,不过当然了,你也可以说他们最早发起这个是因为他们那里“红色转向灯和刹车灯混淆”问题严重,那既然你欧洲禁了红色后转向灯,那就意味着“解决了”你欧洲所谓的“红色转向灯和刹车信号混淆”,后来你欧洲也跟着立法强制中央高位独立刹车灯干吗呢?你欧洲不是不存在“红色转向灯和刹车信号混淆”问题吗?这种自己的纵欲却是建立在对别人禁欲的基础之上,仿佛有人称汽车大排量不环保,自己却给小排量车上疯狂地加涡轮,导致很多油烧都没烧就从排气管里流出去了。更可笑的是英国、俄罗斯、日本等国,连左右舵混乱的问题都解决不了,却要灭红色后转向灯,真是中国、欧洲的传统文化的杰出代表了!
  其实一个人开着阉割版的车,会去想、去关注、去纠结才是正常的,如果从来都不想,那真才是不正常,大家都是人,是人就有比较、想要更好的东西愿望,一旦你什么都没有,那你可真不是人了!
  但是欧洲、澳大利亚法律以及中国某些人可真不就是在把人往不是人的方向教育么?
  某些人“认识”到了红色转向灯只能“疏”而不能“堵”,如“不销售红色后转向灯车辆,但允许红色后转向灯车辆上路,允许改装”、“给5-10年时间逐步淘汰红色后转向灯,鼓励或建议改装成黄色后转向灯”等“疏”的办法。但是,疏的目的却还是最终消灭红色后转向灯,为什么美国人就没这思想呢?红色转向灯危害哪门子交通安全了?违反道德吗?但是为什么就违反所谓的“法律”呢?一种连人的基本权利都要扼杀的法律和文化,不是变态是什么?而更可笑的是,中国、欧洲、澳大利亚、日本所谓的保护交通安全越保护还越危险,现在的人可真是撕去了禁欲的虚伪包装,然后走向了纵欲的又一极端,严重超速的暴走族已经不是什么新鲜的现象了,甚至飙车死人的情况都已经相当严重,所谓的保护交通安全不仅从来没有成功过,而且一直以来都是越来越失败,禁欲、尤其是这些无理法律和文化中这种虚伪的禁欲主义最后只能导致疯狂地纵欲!
  所以说,红色转向灯根本没什么错误,而且某些人在骂美国人“美国杂种纵容红色后转向灯是漠视交通安全”时别忘了,黄色转向灯还就是美国人发明的,所以好好想想当你今天在强制推广黄色后转向灯时,是谁给你提供“黄色后转向灯”这个创意和发明!想想你是骂美国“杂种”还是叫美国“爷爷”更合适!!但是美国从来没有如此的“宏伟目标”,没指望你们去叫它爷爷——因为美国人的前提却是从来不是所谓的“红色转向灯危害交通安全”,或者说根本就没有像欧洲、澳大利亚人这样虚伪地捏造出一个“红色转向灯危害交通安全”的概念。红色转向灯根本就是不危害交通安全的,是在欧洲、澳大利亚的盲目反美中才捏造出来的。而更可悲的是某些中国人的意识中还已成了一种惯性,还不自觉地去捍卫欧洲、澳大利亚这套,不管它到底对不对,不管为什么要捍卫它。
 
  最后不得不提个醒,某些砖家说“黄色转向灯比起红色转向灯怎样怎样”时搬弄些数据或者“黄色后转向灯对安全有至关重要的意义”之类的假大空理念,咱们就姑且认为那些是对的,也没有意义。
  举个例子:有人发明了一种电子小盒子,把它别在枪上,它能识别下一发子弹是正常弹还是瞎火弹,然后提醒射手,“这样一旦出现瞎火弹,射手可以第一时间发现并排除掉瞎火弹,可以提高反应速度和生存几率,这在面对面的生死搏斗中具有重大的意义。”对不对?对。但是没有意义。在实际使用中,瞎火弹率一般都小于1/100000,交战中遇上这种倒霉情况的几率微乎其微。中国大陆1949年以来死的警察人数超过8000名(2006年统计),但没有一名警察是因为排除瞎火弹不及时而死的。
  同样的,只要是谨慎、安全速度驾驶,见到前方、侧方车红色尾灯色亮都会减速礼让,而因转向灯是红色而读不懂是刹车还是转向灯而导致事故是微乎其微的。所以为了这种很小很小的可能性或假设的可能性而说红色后转向灯危害安全是很小题大做杞人忧天的。要知道,假设是会愚弄人的,假设可能会引导人们走向错误的方向!!

  出于交通安全的出发点是正确的,但是搬弄“红色转向灯危害交通安全”这种歪理邪说根本就是一个或极度无知或别有用心的做法,就跟某些公司在招聘考试里要求必须会背《洛神赋》一样,名义上是“强调前来工作者的古文素质”,其实是怎么回事大家都知道。大家也都知道中国、欧洲、澳大利亚的交通问题非常多,或者说一直以来就非常多,堵车、环保、安全的问题日益严重,而变态的欧洲又是禁止跳灯、又是禁止隐藏式头灯,以此来“提升交通安全”,都是以名义上的胜利结束,但是实际上都以彻底地失败而告终。许多交通安全条例制定出的欧规、澳规、中规带来的不过是如何在保护交通安全名义之下实行不顾交通安全的追求刺激。各种交通问题也只能是越来越重,而且欧规、澳规、中规的要求内容还是那样假、大、虚、空,脱离实际,红色转向灯成了危害交通安全的凶手,完全就是为了自己的盲目反美思想服务、在思想统治下愚民政策的产物。一边是连限速都敢没有的德国高速公路的玩命,一边则是连红色转向灯都骂是危害交通安全的苛严法律,这不矛盾吗?

  最有意思的是中国盲目抄袭欧洲机动车技术标准、法规,但实际上由于中国汽车市场远没有欧洲成熟,执法不严、美规车大量存在等事实现状在可预见的将来无法改变,这样一来学欧洲机动车技术标准、法规,学了又没法执行,岂不与某种把体腔内的气体从肛门排出的动作没有了任何区别?
  欧洲流氓,横,有那能耐跟老美叫板,在俄罗斯,开红色后转向灯车上路可以扣车、吊销驾照、罚款、进监狱,你中国行么?中国瞎掺和什么、模仿什么?说的好听点:中国有几个城市能做到?最后禁红色后转向灯的技术标准规范又迫于现状不了了之。
  这就好像是两个五大三粗的大佬在对峙,打得不分伯仲,一个小毛孩子坚定不移地表示支持非正义的一方,最后却被摔得鼻清脸肿、灰头土脸灰溜溜地走了、再也不敢了,这真是中国人千年不朽的成绩!既然立的这么一个技术标准规范、法律根本难以执行,但还非要立,说明了立它只不过是表达反美决心的面子工程。

  中国、欧洲、澳大利亚恶法究竟应该如何改掉等问题,已经不是本文所能解决,本文只能提出,中国欧洲澳大利亚恶法改掉不仅是一个法的问题,更是一个观念的问题,文化的问题,甚至是一个政治问题!至于我国,欧洲、澳大利亚在食品安全等方面的进步法律和管理经验我们可以学,但学欧洲澳大利亚的机动车技术标准则完全是别有用心!
  评论这张
 
阅读(7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